科學傳播
  當前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文章
羌塘百年:從探險到科考—寫在第二次青藏科考進行中
2017-09-30      

  矗立在地球上這片最高最大最年輕高原上的山山水水,已漫不經心地度過了千百萬年的歲月。

  與其古老的年齡相比,其爲世人所知的時間卻非常短,不過百十來年。這要歸功于歐洲地理大發現後興起的亞洲探險熱,從十九世紀末期開始,斷斷續續幾十年,先後有多位探險家組織探險隊遊曆這片當時完全的地理空白區域。

  然而,因爲當時特殊的曆史背景和國情,大清朝末年的中國大地滿目瘡痍,閉關鎖國的政策讓當時的中國完全自絕于快速發展的西方世界,造成了盲目自大下的全面落後。中國人,無比遺憾地幾乎全面缺席了這場影響深遠的亞洲探險熱。這是曆史的悲哀,是中國的地理之殇。

  斯文?赫定探險青藏高原

  提起那次浩浩荡荡的亚洲探险,不得不提的一个人物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他是那批勇闯天涯的科学英雄的典型代表,几乎以一己之力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和九死一生的经历为揭开这片神秘土地的面纱贡献了大半生。

  斯文?赫定三次入藏探險,最後一次曆時兩年零一個月,即所謂的“失蹤雪域750天”。其主要探險曆程涉及到羌塘高原的大部分區域,從喀喇昆侖山到昆侖山、從唐古拉山到岡底斯山以及羌塘高原外圍的喜馬拉雅山和雅魯藏布江等等。在當時幾乎都是無人區的狀況下,斯文?赫定率領探險隊八次橫穿岡底斯山(他本人由于不了解當地的曆史,將其稱爲“外喜馬拉雅山”),對地質、地貌、湖泊、河流、動植物等進行了較爲詳細的記錄和采集樣本,是世界上首次系統開展這一地區科學探險和考察的人,爲此他迅速成爲轟動一時的頂級探險家,受到很多國家元首及地理學會的吹捧,成就了其在地理學上的學術地位。

斯文?赫定在考察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斯文?赫定考察圖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当然,斯文?赫定在探险过程中最有影响力的成果应该是在塔里木盆地历险时发现沉睡千年之久的楼兰古城,并最终作为“游移说”的代表性人物而为学术界所熟知。也是因为这个贡献,他受邀作为外方团长参与组建了中瑞等国家民间团体组成的中国“西北科学考查团”,在政治动荡、民不聊生的二三十年代坚持开展了为期近10年的科學考察,为中瑞科学交流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話題回到羌塘高原,在這裏的遊曆同樣是其探險生涯的重要組成部分(至于其秘密入藏的相關政治性問題是當時曆史條件下的複雜話題,本文不予討論,只關注其科學探險本身)。斯文?赫定的探險經曆中對青藏高原的湖泊考察是重要的考察內容,對湖泊的考察和記錄給我們留下了許多珍貴的第一手資料,也使這些湖泊第一次走出大山,進入世人的視野。從其記錄中我們可以發現長長的一串湖泊的名字如:色林錯、紮日南木錯、許如錯、塔若錯、昂拉仁錯、瑪旁雍錯、拉昂錯(拉噶錯)、昂孜錯、阿克賽欽湖等等耳熟能詳的在現代地圖上展現的一顆顆高原明珠。至今,這些考察資料仍具有參考價值。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由于翻譯原因等而與現代名稱叫法不一致的大小湖泊,如其提到的“萊登湖”應該就是現今西昆侖-東喀喇昆侖地區著名的大湖-郭紮錯。值得一提的是他曾經三次遙望藏北著名苯教聖湖-當惹雍錯而不得親近,正如其多次嘗試到達聖城拉薩而未能如願一樣,留下了終生的遺憾。

許如錯

色林錯

郭紮錯

當惹雍錯及達果雪山

瑪旁雍錯

  在1908年7月26-27日和8月7日,斯文?赫定带领助手划着小船,拿着灯笼,用铅垂线夜间测量瑪旁雍錯的场景成为了科学探险史上永恒的经典画面,其中展现出的大无畏的坚强意志和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令人叹服,最终在巨大的风浪中全身而退也留下了科学探险的一段佳话。

  以往科考留下大量空白區

  从斯文?赫定测量瑪旁雍錯算起,到60多年后的青藏高原综合科學考察研究,我们几乎无法查到对这片土地上任何地理事物的有目的性的考察和记载。目前由于“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學考察研究”的称谓而把40多年前这次史无前例的大科考称之为“第一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學考察研究”,其科考规模、覆盖学科、时间和空间跨度几乎是空前绝后的,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和历史背景以及科考目的有关。与第一次青藏科考相比,现在进行的第二次青藏科考其组织形式已大大不同,因而再组织像第一次科考中那种多学科、长时间、超大规模的队伍浩浩荡荡进入某一个考察区开展工作已是不现实的了,而且也是没有必要的了。第一次青藏科考对藏北几乎所有的大湖都进行了考察研究,然而受制于交通状况和科考设备,对大部分湖泊也只是进行了“到达式”科考,尽管获取了非常宝贵的资料,但在绝大部分湖泊中也仅限于湖边或近岸区,绝少有湖泊进行过全面的测量,因而在区域上仍留下了大量的空白区,而在个体湖泊上,科考资料的代表性和全面性也是远远不足。基于这种现状,仍需组织实施大规模的科考才能全面认识青藏高原湖泊的现状。

  過去十余年間,在一些科研項目的直接支持下,以湖泊沈積與古環境爲主要研究目標,而順便完成了很多湖泊的測量工作,包括水深和水質測量,一定程度上加深了我們對羌塘高原湖泊的了解。

  史詩般的第二次青藏科考

  時間來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曆史給我們帶來了第二次青藏科考,這將又是一次史詩般的大規模科考活動,是可與百年前的探險和40年前的第一次青藏科考相媲美而能寫入青藏高原曆史發展的大事件。

  如果說百年前的探險熱揭開了這一地區的神秘面紗,40多年前的第一次青藏科考讓我們初步了解了很多地理事物,那麽如今的第二次青藏科考必將讓我們在全面深入了解的基礎上,找准科學問題,持續開展科學研究。因此可以說本次科考是以科學研究爲目的的科考,這是與前兩次的本質區別,也是一次科學上的提升。

江湖源湖泊专题科考分队在色林錯考察

  對于湖泊考察來說,第二次青藏科考可從以下四個方面進行精心規劃並組織實施

  •   全面考察,不留空白

  這是對第二次青藏科考的一個最基本要求,要對整個青藏高原湖泊現狀進行地毯式考察,一定規模以上(如>10km2)的湖泊全部要實地考察,精確測量其基本參數,建立青藏高原湖泊精准數據庫,完成“青藏高原湖泊志”的更新與編撰;

  •   找出變化,闡明機制

  對于湖泊考察不能滿足于只知其特征,更重要的是要知其變化並闡明機制,即湖泊變化與氣候變化的關系並能對其未來一定時間尺度上的變化進行合理預測,這就需要在重點區域的典型湖泊開展長期定位湖泊觀測研究,獲取連續湖泊現代數據並利用相關模型進行模擬研究從而回答以上問題,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提出新的見解;

  •   挖掘曆史,重建環境

  高原湖泊中儲存著良好的地質環境變化的記錄者,通過挖掘湖底沈積物所蘊含的曆史時期氣候環境變化信息,重建末次冰期以來氣候變化及其空間差異,闡明氣候變化的規律和機制,爲預測未來氣候變化提供科學依據;

  •   合理開發,提出建議

  在全面考察和湖泊变化监测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地方旅游发展和生态屏障建设需要,在特定区域为第三极国家公园规划建设提供科学依据。湖泊旅游是青藏高原特色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素有“看神山观圣湖”的传统旅游项目以及基于宗教传统的转山转湖等风俗。納木錯、色林錯、羊卓雍錯、瑪旁雍錯、班公湖等等著名湖泊都是深受旅游者青睐的景点,而这些湖泊的定位观测研究一方面可以为旅游者提供更多的科学知识,提升旅游品味,另一方面也为保护这些湖泊资源提供必要的科学依据。

納木錯

羊卓雍錯

班公湖

  由此可見,第二次青藏科考中的湖泊考察研究可從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探究曆史變化以及開發與保護等四個層次同時開展。

  從屬到主導

  作为地球上具有独特特征的大高原,青藏高原早已为世人熟知并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外游客每年络绎不绝,不顾路途遥远和道路条件的一般而深入到各个角落去欣赏美景、感受独特的藏文化。与这样的旅游偏好一样,这片土地上的探险和科考从来都不缺少国际机构及个人的深度参与。从最初的纯外国人的探险,到中外合作进行科學考察,再到深入合作开展多方研究,即使在现在,国际合作在青藏高原考察研究中仍占有很大的比例。正所谓青藏高原主要是中国的,但青藏高原科學考察和研究却是全世界的。

  然而,從百年探險科考曆史來看,中國人在其中的角色和地位卻經曆了巨大的變化。早期的探險活動中,當地藏族人只能作爲背夫、向導和翻譯參與外圍活動,對探險本身的意義並無關注,也無從關注,連“看熱鬧”的成分都很少。第一次青藏科考期間由于特殊的曆史時期國際合作未能參與其中。改革開放以來,青藏高原考察和研究蓬勃發展,而其中的國際合作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深入。第一次青藏科考之後的青藏高原國際研討會是個良好的開端,至今年8月在昆明召開的第七次國際研討會已然形成了一個大品牌,是青藏高原研究最重要的國際學術大會。

第三极科学大会合影  2017.7

  如今,中國人在青藏高原研究的多方面已具有領先地位,國際合作也多“以我爲主”,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期。這個百年曆史的變化凸顯了國家的強大和科技的發展給青藏高原考察研究帶來的實質性變化,第二次青藏科考中更是將采用更多新技術、新方法和新手段來提升研究水平,甚至計劃發射“第三極環境衛星”專門用于全面實時獲取地面資料,這是與以前的考察不可同日而語的巨大進步。

  現代科考:屬于我們的時代

  藏族先民定居高海拔地區已有幾千年的曆史,然而直到百年前的探險期,落後的青藏高原上人類定居的密度仍是非常非常低,斯文?赫定提到其在昆侖山以南的近兩個月的探險中沒有遇到一個人,而在其“失蹤雪域750天”的曆險中未曾見過一個歐洲白人。那時的藏北高原是大片大片的無人區,封閉落後而社會經濟發展極爲低下。這一百多年來,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及西藏和平解放後的半個多世紀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生在這片廣袤的大地上,而且這種變化還在持續增速發生中。

  早在2005年本人全程参与的“可可西里探秘活动”——人类首次横穿可可西里科學考察中,以及之后再次深入可可西里进行湖泊专项考察的活动中,我们都在所谓的无人区中见到了好几家定居牧民,他们十几年来都在这里过着安居祥和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生活,家中现代化生活设施应有尽有,且有政府配发的移动固话以备不时之需。

可可西裏探秘考察隊2005年國慶節在無人區舉行升旗儀式

可可西裏考察中無人區腹地遇到的一戶人家

  近年來興起的穿越可可西裏自駕熱也正是方興未艾,每年有數不清的車隊從藏北高原不同方向重複著百年前斯文?赫定的探險路。高原上的很多地方都活躍著來自印度、尼泊爾周邊國家以及西方白人旅遊者的身影。開放的西藏、開放的羌塘正在更加全方位地走向世界,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古老的西藏、古老的羌塘正以嶄新的姿態擁抱世界,呼喚一切熱愛自然尊重環境的人們。這正是第二次青藏科考的時代背景,必將使第二次青藏科考也成爲走向世界的名牌産品。

河湖源湖泊專題科考分隊在拉昂錯考察

河湖源湖泊專題科考分隊在昂拉仁錯營地

  跨越三个世纪的一百多年过去了,还是那片蓝天白云,还是那片沧桑大地,还是那一座座高山,一座座大湖。我们来了,带着二十一世纪科考队的宣言,满腔热血地踏上了这片热土:以科學考察研究为指导,填补地理知识的空白,聚焦水、生态和人类活动,摸清青藏高原环境变化的机制及对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为全面建设美丽西藏做出应有的贡献!

  當前的中國再也不是百年前那個喪權辱國、積病貧弱的大清王朝了,改革開放融入世界,自主創新引領發展,泱泱中國已成爲世界上維護地區穩定不可缺少的一個力量。中國共産黨近百年的铮铮事實已經告訴世界,我們的目標永遠不會改變,我們的腳步永遠不會停止,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終將實現。在風雲變幻的國際環境以及不可預測的未來情況下

  只要我們願意,任何事情都將不會再缺席!

 
版权所有:hb体育 Copyright © 2003-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3号楼 邮政编码:100101
京ICP備05002818-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