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傳播
  當前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文章
西藏之行,天堂之路
2017-10-21      

西藏之行,天堂之路

我一直在尋找,

尋找著我所愛的美麗之物,

絢爛的星空,

猝然綻放的花朵,

劃過蒼穹的飛鳥。

---------来自青藏高原科學考察团队实习生魏宇心

  在此之前,我從未曾想過能走遍西藏,並且是作爲一個研究者。今年春天,我在尋找一個機會,能參與到以植物爲研究主體的生態學研究中。我曾說,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鳥和草了,在那之前,我已經申請上了一個關于鳥類的行爲生態學研究課題組。但對于我最初及最愛的植物,卻只能一遍遍跑上泰山看他們一年四季的生老病死來過個小瘾。我渴望著參與進他們的研究中,去探尋他們這個隱藏著無限驚喜的世界,去開拓他們的未知領域。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張老師發的帖子。經過考核,他對我說,決定把我納入今年生長季的野外考察計劃中時,我高興得快跳起來了。在我還大二的時候,我對植物分類尚涉足不深,也未曾發瘋似的一禮拜不上山就渾身不舒服的時候,我就在圖書館看過一本西藏植物的圖冊,那些藍色的花兒緊緊抓住了我的心弦。那時的我也從未想過,有一天我真的能上那高原,去看那些讓我一度魂牽夢萦的花兒。

  7月中旬,我結束了在遼甯的鳥類研究後便到了北京,同老師一起坐火車去昆明,在7月25日開始了我們的野外科考之路。

  這一路的行程我不想多做贅述,但它確實帶給了我無數的驚喜。在去西藏前,我已經看過了很多的圖鑒,因此當我親眼見到那些只在書中看過的美麗花兒時,別提有多興奮了。我曾問老師在西藏見過蘭科植物嗎,他說沒見過,但我在我們的第一個樣點就見到了蘭科的粉色小花,那時我第一次在野外發現蘭科植物,那麽細小但又那麽精致,我喜歡得不敢用手碰它。

蘭科,紅拉山

  而在之後到達藏東南站時,又很快發現了第二種和第三種蘭科植物,绶草和廣布小紅門蘭。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绶草,原來真如想象中那麽精致可愛,那如幼鳥之喙一般的小花旋轉著繞了淺綠的花序軸一圈。最後,在西藏我一共見到了5種蘭科植物,可怕的人類一刻不停的打他們的主意,他們只能躲藏在這深山裏。

绶草,中科院青藏所藏東南站

  給我驚喜的還有很多東西,

  第一次看見傳說中的冷杉時,驚歎于它真是如此挺拔俊朗的樹;

  第一次看見只在圖片中見過的雪層杜鵑時,已經能從風中感受到冰川的氣息;

  第一次看見盛開的綠絨蒿時,才知道原來花兒真的可以擁有如此純粹的藍色。

  細小的龍膽將已臨近雪線的流石灘裝點成了天空藍色的海洋;

  毛茸茸的火絨草被清晨的露水壓得低下了小臉;

  虎頭虎腦的圓穗蓼總愛將草甸披上層粉紅色法蘭絨的袈裟。

  生機勃勃的小藍雪花在色調黯淡的雅江河谷藍得耀眼,各種雪靈芝的雪白花兒陪伴了我們一路,色澤鮮豔的不同老鹳草每一次都帶給我不同的驚喜。

雪層杜鵑,紅拉山

多刺綠絨蒿,那曲

火絨草,那曲

圓穗蓼的花海,那曲

小藍雪花,貢嘎,雅江河谷

老鹳草,玉曲河畔

  美好的東西說都說不完,這個讓人感覺陌生而殘酷的世界,卻被這些天真的孩子變成了天堂。

  盡管旅途艱辛時間緊張沒有什麽機會看鳥,我在遼甯工作時天天不離手的望遠鏡最後大部分時候都被用來看遠處的植被,但我依舊看見了好多我未曾見過的家夥。

  火紅色的朱雀是高原的常客,軟軟糯糯的小雪雀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納木錯的角百靈總是仰著留有雙馬尾的腦袋賣萌,在天空翺翔的胡兀鹫和高山兀鹫簡直帥氣死了!

  各種紅尾鸲在溪流邊睜著圓滾滾的黑眼睛蹦跳,成雙成對的黑頸鶴優美地在濕地中覓食,群飛的烏鴉則成了藏族文化的一部分;

  還見到了來自喜馬拉雅山那邊的斑頭雁!

  最讓我驚喜的是見到了家麻雀,這是種僅在新疆和西藏極西地區有零星分布的麻雀,戴著個灰色的鴨舌帽,裹著烏黑的圍兜,我還一度以爲我只會在歐洲能見到他們了呢!也許西藏是全國唯一一個鳥不怕人的地區了,當看到一群褐冠山雀在離我50厘米處的前方安然嬉戲時,我感動得快要流下淚來。他們自由地在這個世界中生活著,從未知道生活在雪域之下他們的近親們需要時刻防備著人類各種不懷好意的手段。

角百靈,納木錯

胡兀鹫,紮達

家麻雀,普蘭

  但是這殘酷的高原啊,也從來不吝惜給我們開點讓人措手不及的玩笑。在色季拉山,第一次去高反,第二次去就嚴重高反,讓老師笑話我這是“色季拉山病”。納木錯的數草工作又累又無聊,數得我快有了心理陰影(不過後來到阿裏就數得又快又好了哈哈哈哈)。紮達的一個樣點海拔接近5300,4個人上去下來就累得差點嗝屁。還曾在車上睡了整整一夜,而第二天在土路上顛了8小時後終于回到了原點。在這裏,我第一次體會到野外工作的不易(但是比想象中好多啦!)。

  也是在這裏,我第一次明白,草甸上的鮮花真的能變成海洋(而且每一種我都認識,十分自豪哈哈哈哈),缤紛而不顯雜亂。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高原深處還能有沙漠,沙漠的邊緣還能聳立著冰川。我第一次看見,那美麗如托帕石一般的拉昂錯啊,在澄澈的天空和四周的荒漠映照下那麽鬼魅。幹旱的河谷越往上走越生機勃勃,香柏灌叢在山坡上畫著圓潤的桃心和問號,針茅草原美得不像真的。在經曆了這麽多艱難後,正是這些壯麗的景致一次次在夢裏點亮了黑夜。

拉昂錯

紫花針茅草原

  还有那黑夜,那带给我无限惊喜的星空。在林芝,第一次看见隐隐约约的银河,夏季大三角横跨中间,牛郎与织女遥相辉映。在阿里,我几乎夜夜都能邂逅那明亮的星河,那时恰逢英仙座流星雨,夜空又没有月亮。原来,Milky way真的是像牛奶一样呢,原来,流星真得是在天空中一闪就过呢,原来,星空真是如照片上那么明亮呢,原来,原来,我真的如此幸运,能亲眼看见这些东西呢……

  老師特別調皮老愛逗我,大師兄總是把最累的工作扛自己身上,二師兄很體貼女生,還有楊柳,也其實是很溫柔的人呢。我在很多的實驗室工作過,也出過野外,但我從未有過這種感覺,那就是我能夠參與進他們的研究來。之前的工作,我只是遵從他們的指示把活幹了而已,只有這一次,我感覺我一直在思考,在觀察,對所做的工作了解前因後果,在提出自己的構想和質疑,並且這些建議能被采用,這實在是難得的體驗呢!我喜歡他們,真的是好喜歡。

  我們走遍了整個西藏,我的口琴也響遍了整個西藏。我們一路行著車,我便一路吹著口琴,琴聲中有米堆冰川凜冽的狂風,那曲閃耀的彩虹,雅魯藏布溫柔的面紗,岡仁波齊偉岸的身軀。老師最喜歡讓我吹一條大河波浪寬,而我最愛高原紅。腳步所及之處皆有那琴聲,如詩歌般浪漫。

  但還有一些坑沒填呢,還沒有看見塔黃,沒有見過墊狀點地梅的花,沒見過滇紫草,沒見過流石灘生活著的雪兔子們,也沒見過海綿杜鵑將色季拉山點綴成粉紅色。這些坑還有填上的一天嗎?我不知道,但我期待著。期待著重返這個天堂的那一天。

  那時候,我能找到這些美麗之物嗎?

 
版权所有:hb体育 Copyright © 2003-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3号楼 邮政编码:100101
京ICP備05002818-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