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傳播
  當前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文章
泛第三極人類活動曆史與絲路文明興衰
2017-10-21      

  第三极地区是指亚洲中部以青藏高原为核心的高山高原地区,西起帕米尔高原和兴都库什山脉、东到横断山脉,北起昆仑山和祁连山、南至喜马拉雅山区,面积约50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超过4 000米,被誉为世界屋脊,是亚洲水塔,是地球第三极,是我国生态安全屏障区,也是“一带一路”核心区及其气候环境变化的驱动区。

  泛第三极地区以第三极为中心从东西南北不同方向辐散,但主要是东西方向扩展,西至高加索等山脉,东至黄土高原西部,面积约2 000多万平方公里,涵盖30多亿人口,与“一带一路”高度契合,是世界四大古老文明的发源地。

  泛第三極地區地處歐亞大陸腹地,至少從生理學上的現代智人在歐亞大陸的擴散和發展開始,經過漫長的自然-社會-經濟發展,不同民族和多種文化曆經了複雜且長期的文化交流融合,培育了這片歐亞文化、宗教、政治、經濟交彙融合的連綿不斷的地帶。

  泛第三極地區的人類活動

  •   舊石器時代--早期人群擴散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泛第三極地區的人類活動历史悠久,是除非洲以外欧亚大陆最早出现人类活动的地区,并且是早期人类扩散与交流的重要区域。

    早期人类走出非洲之后在欧亚大陆东侧快速扩散,在辽阔的欧亚大陆,人群交流始终存在,并未因为高海拔的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和干旱的中亚沙漠区而相互隔绝。

    因此,泛第三极地区不仅是早期人类生活的家园,也是早期人群擴散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泛第三極地區地形圖示及文中提到的重要舊石器時代遺址

虛線給出了泛第三極地區的大致範圍

 

  ●格鲁吉亚的Dmanisi遗址出土了距今1.9 Ma(“ Ma”为“百万年”)的人骨化石,是直立人走出非洲的最早证据。

  ●印尼的爪哇人,是直立人到達東南亞的最早記錄。

  ●塔吉克斯坦的Kuldara遺址是早期人類在中亞地區留下的最早足迹。

  ●中國北方泥河灣盆地的馬圈溝、小長梁、東谷坨遺址,秦嶺北側的藍田人(公王嶺)遺址,中國南方的元謀人遺址,是東亞早期人類活動的最早代表。

  晚更新世,生理上的現代智人最先在非洲東部出現,距今10萬年左右開始向歐亞大陸擴散,距今6萬年前後到達澳洲大陸,晚更新世晚期現代智人到達美洲大陸,並于更新世末期登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和“南美洲脊梁”安第斯山。

  已知阿爾泰山地區同時存在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而中國境內則有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許家窯人,帶有強烈本地連續演化特征的許昌人,存在較大爭議的廣西智人洞和湖南道縣現代人,以及有形態和基因支持的田園洞現代人等,顯示晚更新世該區域同期並存多個區域性人群。

  此外,從石器文化角度來看,晚更新世阿爾泰和蒙古地區以莫斯特和石葉技術爲主,而中國北方則以傳統的小石片石器工業爲主,但在少數遺址,例如甯夏水洞溝、呼瑪十八站、新疆通天洞等,也出現了西方的勒瓦婁哇、莫斯特和石葉技術因素。

  •   人類對高海拔環境的適應

  泛第三極地區,特別是青藏高原,在人類對高海拔環境適應研究中意義重大。青藏高原海拔高,氧氣稀薄,寒冷幹燥,動植物資源相對單調,從而對人類生存造成生理和生計兩方面的挑戰。

  史前人類向青藏高原擴散的過程中,必須完成對高海拔環境的自身生理適應和技術適應。已有研究顯示,史前人類最早于距今1.5萬年到達青藏高原東北部,主要遺址集中在青海湖盆地。

  史前人類在青藏高原南部地區出現的時間可能相對較晚,目前已報道存在地層的邱桑遺址的年齡還存在較大爭論。

  在全新世中晚期農牧業到達青藏高原之前,古人類在高原上以季節性狩獵采集爲生,並存在長距離大範圍遷徙。

  但是,也有研究顯示史前人類在到達青藏高原的時間可以早至末次盛冰期之前,主要得到基因研究的支持,而相關的考古遺址均由于缺乏可靠測年而受到質疑。在青藏高原開展更系統的考古調查和相關研究工作是進一步了解青藏高原古人類活動曆史的關鍵。

  •   新石器時代至曆史時期--東西方文化的傳播與交流

  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在约10 000 BP(“ BP”为“距今年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欧亚大陆的东西两侧出现了两个世界最早的驯化中心。

  小麥、大麥和家畜牛、羊馴化于西亞的肥沃新月形地帶,而水稻和粟(谷子)黍(糜子)則分別馴化于中國的長江和黃河流域。

  農業起源是人類曆史上最爲重大的技術革新之一,促使人類從狩獵采集和遷徙向農業生産和定居的方式轉變。其結果是人類生育周期的縮短和存活率的上升,並依靠農作物種植和家畜飼養獲得穩定的食物來源。農業革命促使馴化中心的人口快速增長,並向周邊地區擴張,同時推動技術的擴散和文化的傳播,對歐亞大陸的新石器—青銅文化的整體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新石器—青銅時代歐亞大陸東西方交流的重要體現之一,是農業技術元素(農作物、家畜)的跨大陸傳播,這個過程也被稱爲史前食物全球化。由于農作物和家畜遺存可以用C14測年,通過總結對比歐亞大陸史前遺址植物考古和農作物遺存直接測年結果,可以梳理新石器—青銅時代跨大陸文化交流的曆史。

  除農業元素外,歐亞大陸史前時代的東西文化交流還留下了多方面印記,包括具有東方文化特征的彩陶和西方文化特征的青銅器、權杖頭、珠料裝飾(青金石、綠松石等)、土坯建築技術等,因此史前時代的東西方交流路線還被稱爲“彩陶之路”“玉石之路”等。

  農業和遊牧經濟的興起和擴散還推動了人群的大規模遷徙和擴散,對當今世界的民族和基因分布産生了深遠的影響。該時期歐亞草原遊牧經濟的興起和強化,很可能是推動史前東西方文化交流和人群擴散的重要因素。

  歐亞大陸史前時代晚期跨大陸的文化互動,促成了公元前2世紀古絲綢之路的形成,並成爲曆史時期東西方文化交流最主要的陸路通道,爲人類文明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泛第三極地區東西方史前人群擴散、

跨大陸文化交流及陸上絲綢之路示意圖

  學術界一般將公元前138年張骞出使西域視作是絲綢之路開辟的標志,其將東亞和中亞聯系在了一起。在此之前,亞曆山大大帝(公元前356—公元前323年)建立的帝國已經覆蓋了絲綢之路西端的大片土地。在張骞出使西域後,橫跨歐亞大陸的交流網絡得以貫通,將中國和中亞、西亞與歐洲各國的發展聯系在了一起。

張骞出使西域——敦煌壁畫

  泛第三極地區環境變化與絲路文明的興衰

  •   萌芽期

  絲綢之路的發展經曆了不同的階段。史前至漢代是絲綢之路的萌芽期,這一時期,古代文明首先在兩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和中國北方出現。

  随着文化的传播和交流,以及晚全新世气候的改善,距今4 000年以后,新疆等地的文化得到快速发展,而农业技术的交流与革新最终促使来自于黄土高原的先民在距今3 600年以后永久定居到青藏高原。这些农牧混合定居点的出现,为丝绸之路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   開通和興起

  我国汉代(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是丝绸之路開通和興起的时期,魏晋南北朝时期(公元3—5世纪),丝绸之路受政局动荡的影响而时断时续,位于欧亚大陆两端的罗马帝国和汉帝国相继分裂,但中亚地区楼兰、焉耆、龟兹等古国兴起,丝路沿线文明仍有所发展。

  •   繁榮

  公元6—9世纪,气候相对湿润,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兴起,丝路沿线古文明达到空前的繁榮,丝路发展和跨大陆文化交流也达到了鼎盛的阶段。

  公元10—12世紀,由于中國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的南移和海上絲路的開辟,陸上絲路的重要性逐漸降低。

  13世紀,年代際濕潤多雨的時期促使蒙古帝國興起,又使得陸上絲路一度有所複興。

  陸上交流中斷與海上絲綢之路的興起

  公元1453年,橫跨歐亞大陸的拜占庭帝國滅亡,取而代之的奧斯曼帝國阻斷了亞洲和歐洲的聯系,成爲導致絲綢之路西段文化與中國交流中斷的重大事件。

  歐洲各國被迫通過開辟新航路獲得更多的貿易機會,進而促進了地理大發現(公元15—17世紀),以及海上絲綢之路的蓬勃發展。

  •   傳統絲綢之路的衰落

  至公元1539年,邊患頻仍加上小冰期氣候的影響,明王朝國力衰減,隨著嘉峪關的關閉和“閉關絕貢”政策的實施,絲綢之路東段的文化交流趨向低谷,傳統絲綢之路全面走向衰落。

  絲綢之路的開辟和發展,使人類在橫跨歐亞大陸的長距離、大規模文化交流出現了質的飛躍,對人類社會的整體發展産生了極爲深遠的影響。 

  絲綢之路的東西交流伴隨著理念、技術、宗教和疾病等的傳播,也伴隨著貿易活動和人群的遷徙。

  中國的絲織品、漆器、茶葉和瓷器等傳入中亞、西亞和歐洲,這些地區的農産品(甘蔗、葡萄、胡桃等)、金銀器、香料、玻璃器等傳入中國,對絲路沿線各國人民的生産生活産生了重要影響。

  中國古代發明技術也隨絲路交流傳入西方,加速了武器制造、航海技術等的發展,爲新航路的開辟奠定了基礎。

  絲路的發展爲佛教、祆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等宗教傳播提供了便捷通道。譬如,公元8世紀時,伊斯蘭教開始進入中亞;10世紀初,伊斯蘭教傳入新疆喀什地區;16世紀時取代佛教成爲天山以南的主要宗教。

  隨著泛第三極地區交流程度的增加,一些疾病也得以大範圍傳播。例如,14世紀時,裏海地區黑死病暴發並向西傳播至阿拉伯半島和歐洲,導致歐洲損失了1/3的人口。

  此外,絲綢之路還是人群擴散與融合之路,曆史時期烏孫、月氏、匈奴、突厥、回鹘、蒙古等民族沿絲綢之路大規模遷徙,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歐亞大陸人群的空間布局,甚至連南亞的印度都深受亞洲中部社會變化的影響,其最後王朝莫臥兒王朝皇家自稱是蒙古後裔。

 

  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和人類活動是推動近2000年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並深刻影響了現今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

  古代絲路的興衰爲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曆史文化遺産,也爲“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提供了許多有益的借鑒。這其中,有成功之處,也有許多深刻的經驗教訓。

  例如位于羅布泊的樓蘭曾是一個以畜牧和漁獵爲主、兼有屯田農業的古國。根據張骞出使西域的經曆,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樓蘭出玉,多葭葦、柽柳、胡楊、白草,民隨畜牧逐水草。”可當唐朝高僧玄奘取經歸來時,卻看到樓蘭“城郭巋然,人煙斷絕”。這種悲劇性的變化既有自然環境變化的因素,也有人類活動的影響。

  從新舊石器文化、現代智人擴散、早期農業傳播引起的東西方社會發展到曆史時期絲綢之路變遷角度,開展泛第三極地區絲路文明興衰過程、社會變遷、環境變化及其相互作用研究,有助于認識這一人類活動悠久且環境變化劇烈地區人地關系演化的軌迹和規律,進而爲綠色絲綢之路建設提供重要的曆史經驗和決策依據,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與現實意義。

  文章節選自:

  陈发虎, 安成邦, 董广辉, 张东菊. 丝绸之路与泛第三极地区人类活动、环境变化和丝路文明兴衰. 中國科學院院刊, 2017, 32(9): 967-975.

 
版权所有:hb体育 Copyright © 2003-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3号楼 邮政编码:100101
京ICP備05002818-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