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傳播
  當前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文章
第二次青藏科考河湖源考察——冰湖篇
2017-11-29      

  科考目標

  山地冰川的退縮與冰湖的擴張是全球變暖最顯著及動態影響的結果,冰湖潰決洪水(GLOF)在高亞洲地區特別突出。在中國已監測有很多危險冰湖的存在,並且近幾十年來擴張迅速。

  近些年來,科學研究不僅僅是監測和評估GLOF,而更多關注新出現及未來可能發生災害冰湖的形成。

  本次科考通過對聶拉木等地區危險性冰湖的調查,獲取第一手的實測數據,同時結合遙感與模型,對其危險性和影響進行評估。

  科考隊員

  为实现预期目标,本次科學考察由来自中国和瑞士的专家和青年学者共25人组成,并配备了目前最先进的无人机和无人船等现代化设备。

  本次科學考察对藏东南林芝地区的米堆冰湖及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中国西藏南部聂拉木地区的4个冰湖进行考察,于2017年10月5日出发,10月25日结束科考任务并返程。

  幾回夢裏神遊,而今夢想就要實現怎能不令人興奮?這一神秘的地方,自1978年來,就有許許多多的外國科學家們希望到西藏科考。

  同行的瑞士专家Tobias Bolch说能参加这次科考,近距离的接触青藏高原,他感到很激动。

古慶錯冰湖合影

  同行人員還包括了西藏地區水利廳的工作人員,組成人員的平均年齡30歲,是一支極具時代性的年輕團隊。

米堆冰湖部分科考隊員合影

  一、米堆冰川

  2017年10月6日,经过数日的准备工作,冰湖科考的第一小分队正式从拉萨出发,途经林芝前往波密米堆冰川。由中科院青藏所张国庆副研究员带队,同行的还有中科院青藏所杨威副研究员、瑞士苏黎世大学的Simon Allen博士,西藏自治区水利厅巩同梁厅长等10人及无人机技术人员3人。

  米堆冰川位于波密縣玉普鄉境內,是西藏最重要的海洋性冰川,也是我國境內海拔最低的冰川。冰川主峰海拔6800米,雪線海拔4600米。冰川白雪皚皚終年不化,冰川下是四季常青的針闊葉混交林。從遠處望去俨然一副翠柏掩映的神奇境地。

米堆冰川

  科考隊伍沿著美麗的尼洋河南下,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口,于10月7日成功抵達魯朗鎮。當天下午一抵達就上冰湖對考察地點進行了初步了解。

  本次考察工作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1、運用配備測深儀的橡皮艇對湖底地形進行測量;

  2、通過差分GPS對湖盆地形地貌進行測量;

  3、通過無人機對冰川末端和表碛覆蓋冰川進行三維成像。

  由于野外设备多,联系了当地村民雇佣马匹来协助货物的运输。于次日正式开始对米堆冰川冰前湖的考察,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后,科考队终于抵达了米堆冰川冰前湖,短暂的休息之后,科考隊員开始进行仪器设备的准备和调试工作。调试完毕,科考人员根据各自的任务,各司其职开始了对米堆冰前湖的考察。

  經過一整天的忙碌終于在傍晚時分將米堆冰湖的各項考察任務完成了。

运用配备测深仪的橡皮艇对湖底地形进行测量 拍摄:张国庆

无人机对冰川末端和表碛覆盖冰川进行三维成像 拍摄:张国庆

马匹协助货物运输 拍摄:张国庆

  二、緣聚聶拉木

  聂拉木县隶属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地处祖国西南边陲,汉译为“地狱之路”,是西藏通往南亚大陆的主要通道。这条曾经的“旅游黄金线”——中尼公路(国道318线)由于4.25地震面目全非,这座唯一独享一座完全属于中国的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西夏邦马峰)的城市如今也到处是地震留下的痕迹,倒塌的房屋,支撑的木桩。三辆车,十个人,此刻被施工车辆堵在路上,这便是此次科考隊員们刚刚到达聂拉木县城。

聂拉木考察 拍摄:陈玉莹

  酸奶湖初試身手

  13日从拉萨出发,经过两日的舟车劳顿,15日抵达聂拉木。科考隊員终于可以获得1个空闲的晚上睡一个安稳觉,为之后的野外工作养足精神。16日,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计划中的第一个考察湖泊——酸奶湖。

  該湖泊路程較近,山路相對好走,是我們了解當地情況和測試儀器的良好去處。在前往酸奶湖的路上,細心的張國慶老師發現酸奶湖的上遊有源源不斷的徑流補給,根據以往的研究經驗,張老師推測在酸奶湖上遊極有可能存在冰前湖。果不其然,通過和當地向導交流,就在我們道路的正前方有一座冰川補給的小湖,但是很少有人去過。路在冰前湖的出口處斷了,我們只能看到冰湖的概貌,于是我們跟隨著向導向冰前湖的源頭進發。沿著崎岖的山路,穿過林立的亂石,終于走到了冰前湖的中遊地帶,但是再想往前就不可能了。面前是坡度超過了80°的側碛壟,根本無法攀登,即使最熟悉路的向導也再不敢前進了。

  這是一個典型的冰前湖,站在此處可以清楚的看到冰湖的全貌了,這是由7個小的冰前湖連接而成的冰湖,當地人給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聖水七湖”。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爲西藏藏族同胞在供奉佛像的時候經常在佛像前擺七個銅碗,盛滿清澈的水,這碗中的水就稱之爲聖水。這七座小湖,就像擺在神聖冰川前的七個盛滿水的銅碗,因此被稱作“聖水七湖“。

  科考隊員从冰前湖的中游开始进行工作。瑞士的专家在冰湖沿岸布设温度监测器,张国庆老师进行GPS定点,微生物研究人员进行湖水取样和对冰湖水质进行实时监测。顾政权在本次科考中主要进行冰湖微生物的研究,他说:“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分析冰前湖泊中微生物的多样性,了解冰前湖水质的理化参数,同时也负责对水化学指标的取样” 。

  由于在野外工作中無法滿足供電需要,采集的樣品需要在采樣後立即進行處理,加之檢測項目種類很多、野外工作的時間有限,所以現場工作非常比較緊張。

聂拉木县城附近冰湖考察 拍摄:张国庆

  这个意外小湖的发现,占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简单的收拾整理后,赶紧出发前往酸奶湖。酸奶湖坐落在几座小山丘之间,是一个看起来四四方方的小湖,大家原以为酸奶湖的湖水可能像酸奶一样是乳白色的,但亲眼看到碧绿的湖水,清澈可见湖下的乱石,不仅让人疑惑此名的由来。向导热心回答说,这个小湖湖水清澈,离公路不远,是当地村民过“琳卡”的好去处,当地人喜欢在这个湖岸边唱歌、跳舞、喝酸奶,所以到了这个湖就像要喝酸奶过节一样,被叫做“酸奶湖”。由于抵达酸奶湖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为了赶在天黑之前能返回县城,科考隊員们抓紧时间开始工作。

酸奶湖 拍摄:黄成

无人船在酸奶湖工作 拍摄:黄成

  天色渐晚,薄薄的云雾从远处飘来,像一缕哈达又像一片炊烟。袅袅而来好像在提醒山上的人该回家了。云雾渐浓,不一会浓得连路都看不见了,科考隊員们赶紧跟着向导下山。经过一天的跋涉,尽管有任务完成的充实和喜悦,但还是难掩风吹和长途跋涉的疲惫。

  嘉龍錯,一顆閃耀的綠寶石

  17日淩晨2點,張老師終于與馬隊取得了聯系,運送物資的事也算有了著落。下午兩點從縣城牽馬,徒步拔升400米,到目的地附近的山谷安營紮寨時已是下午七點。駝鈴叮叮當當,第一次牽馬的興奮感挂在每個人臉上。“閃電”是匹深棕色的母馬,12歲了,有一個1歲的兒子,性格溫順,總會用她的大眼睛看著你,摸摸她的鬃毛,她還會靠過來蹭蹭你,顯得很是親昵。

去嘉龙错冰湖途中 拍摄:陈玉莹 

去嘉龙错途中小憩 拍摄:陈玉莹

  時間已不早了,山谷裏開始起霧,雲霧遮山,不久就是朦朦胧胧。支好帳篷,架好鍋竈,煮上一鍋熱水給大家暖暖身子。迅速解決了晚餐,大家就都鑽進了睡袋。對山谷裏的夜還是低估了,淩晨溫度可以達到零下15度左右,睡袋失溫很快,蓋上羽絨服,沖鋒衣依舊是冷的透骨,瞪大雙眼望著賬篷頂失眠。早上起來大家的帳篷上都結了一層厚厚的霜,燒水吃飯。吃飯成了我們在高原的重大問題。早晨起來煮上3盒米飯,一個鹵蛋,就是我們簡單的早飯了。

野外食宿地 拍摄:张国庆

  今天要考察的嘉龍錯被認爲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水源地之一,是一個相對典型和重要的冰湖。穿越小片濕地,礫石灘和低矮的灌木叢,我們來到了嘉龍錯的腳下。向導告訴我們翻過這座山就到了。大家拴好馬匹,背上設備,沿著陡峭的山路直直的向山頂進發。巍巍懸崖,令人心生恐懼,隊員劉克韶描述說,那條路很窄只能兩只腳並排放著不敢直直的站著,只能彎著腰慢慢前進。

  翻過下一個山頭,高空俯視嘉龍錯,被包圍著如一顆閃耀的綠色寶石。清澈透亮,山風吹來,微波蕩漾,四周雪峰倒影映入湖中,交相錯動,惝恍迷離,格外動人。

嘉龙错 拍摄:张国庆

  今後的兩天裏隊員們就要在這裏對嘉龍錯的湖盆地貌和水下地形進行勘測,布設土壤溫度計,監測水體理化參數變化,並對周邊土壤和水體微生物進行取樣。

  回程路上,既爲節約體力,也爲讓行程加快,隊員們都騎上了馬。第一次騎馬,最初感到挺新鮮,但是越到後來越擔心,見識到不願被人騎而把人甩下馬,一側是絕壁,一側是咆哮的河水,在懸崖邊,坐在馬上越發擔心了。在回去的路上不知道什麽原因前方的馬匹受驚了,跑的飛快,後面的馬也跟著跑了起來。

  由于速度太快,在前面帶隊的張國慶老師被摔下了馬鞍,當時顧政權就跟在他後面,顧政權說,當時他們都被嚇壞了,生怕張老師被摔傷了。萬幸的是牽馬的藏民及時趕到,把馬匹穩住才沒讓事態繼續惡化下去。同時張老師被摔在了旁邊的草甸上並未造成嚴重的損傷。這才讓大家送了口氣。真是有驚無險。

  海拔4000多米高的山谷到了晚上非常的冷,天黑的又太早,队员李耀明提议,可以捡牛粪,点篝火,大家在篝火边取暖,并聊一下一天的工作和心得体会。对很多队员来说,捡牛粪、点篝火都是第一次经历,晴朗的夜里还可以看到天边的银河,暖暖的篝火和寂静的夜,敞开心扉的队员们,诠释了什么叫“缘结科考”,这既是与青藏高原的缘,也是每一位科考隊員之间的缘。

嘉龙错合影 拍摄:陈玉莹

科考党建进行时--嘉龙错 拍摄:陈玉莹

嘉龙错星空 拍摄:陈玉莹

  冰封古慶錯

  這裏天是天,地是地,人是人。深藍色的天幕下,喜馬拉雅橫空出世,希夏邦馬峰與佩枯崗目衆山峰巍然屹立,草原廣袤,湖泊湛藍,天地一體,浩浩蕩蕩,盡是條塊分明、濃墨重彩的大風景。

  吉隆藏布、麻章藏布像柔軟的線條在喜馬拉雅深處穿梭,千溝萬壑,郁郁蔥蔥,仿佛有許多的神秘故事。當地人的臉上寫著一種純淨的笑容,不時釋放出喜馬拉雅山區才有的親和力量。

  海拔5300米的古慶錯此時已是冰天雪地。10月21日,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我們駛向本次科考的最後一個,也是本次科考海拔最高的冰前湖——古慶錯冰湖。離開柏油路,我們的車輛在草甸上跑了5個小時,終于到達相對靠近古慶錯腳下,翻過一座山,好像冰川就在眼前。

  背上各自行李,大家開始喘著粗氣上山。海拔5000米以上走起來感覺全身都在叫囂著,沿途小溪的石頭上已經結了冰,跨過時不經意就踩到水裏,鞋子濕了,襪子濕了,風就從腳底鑽上去。翻山越嶺,到海拔5370米處,古慶錯閃著耀眼的光芒。

  整個湖面結滿了冰,還有大塊冰川溢出的冰。第一次見此美麗的景色,大家都興奮的要去拍一拍照。由于湖面已經冰封了,所以准備的無人船和橡皮舟也都派不上用場了。大家只能把可以完成的項目盡快進行,鑿冰測水,埋溫度計,測量地形,整個工作結束時也已經是傍晚了。

  下山時,多名隊員紛紛“落水”,腳濕透了。當隊員們都上車返程時天已經黑了。在這漆黑的夜色裏,我們的車輛在只有兩道車轍印的小道上行駛,前面什麽也看不見只有漆黑的一片,來時的5個小時現在顯得格外的漫長。淩晨1點,隊員們終于返回了聶拉木縣,隨便吃了些東西大家都各自睡去了。

  因爲科考的圓滿結束,這一覺每個人睡得都如此安穩。拉薩,我們要回來了。

古庆错 拍摄:陈玉莹

古庆错 拍摄:张国庆

古庆错采样点记录 拍摄:陈玉莹

雪莲 拍摄:陈玉莹

放置温度探测仪 拍摄:张国庆

古庆错取样 拍摄:陈玉莹

    科考總結

  本次科考,將通過青藏高原中國境內代表性區域冰湖的研究,重建1970年代以來冰川退縮及與湖泊變化有關的研究、爲流域尺度模擬提供基礎。探究冰川-徑流-冰前湖微生物多樣性及其與氣候環境的關系,闡明冰川-徑流-冰前湖生態系統中微生物及其介導的碳循環過程和對氣候環境響應的機制,揭示全球變暖冰川消融對下遊生態系統的影響。實現發展不同氣候、地貌和地形環境下,目前及未來冰湖演化及潛在災害的評估方法和對不同氣候環境下冰川消融引起的山地生態系統變化。

 
版权所有:hb体育 Copyright © 2003-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3号楼 邮政编码:100101
京ICP備05002818-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