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立君 张宇:以控制成本为核心优化营商环境

优化营商环境,就是为企业控制、降低成本创造制度性条件,从而直接受益于经济循环畅通、市场主体兴盛、生产要素聚散、创新意愿高涨、发展动能增强。

通过一系列优化营商环境的体制机制创新,深化“放管服”改革,提升政府的审批效率、监管能力和服务水平,有助于科学界定政府管理的边界,让政府有更多时间、精力管大局、管长远,将其余事务交给“有效市场”,以形成政府与市场分工合作的和谐营商环境。

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实质性降低,是衡量营商环境真正优化的关键。只有实现企业成本降低、企业信心倍增、企业活力迸发、企业动力增强,营商环境优化才算是落到实处。

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要“以控制成本为核心优化营商环境”。作为体现区域软实力的“金字招牌”和衡量区域市场活力的“一把尺子”,营商环境持续优化必将对我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努力建设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先行区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营商环境是指企业等市场主体在市场经济活动中所面临的体制机制性因素和条件,是具有制度特征的特殊公共产品。其各种构件成为企业生产经营的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成本。因此,优化营商环境,就是为企业控制、降低成本创造制度性条件,从而直接受益于经济循环畅通、市场主体兴盛、生产要素聚散、创新意愿高涨、发展动能增强。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以控制成本为核心优化营商环境,是从我省省情出发的又一重要战略措施,必将对我省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巨大促进作用。

优化营商环境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工程

营商环境是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基础。4月1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发布。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作为制度性公共产品,营商环境是制约经济有效循环的关键要素之一,是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先决条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讲究公平公正公开。这些特征正是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应有之义。因此,良好的营商环境能助力产业循环、市场循环、经济社会循环保持畅通,促进生产要素和生产资源在更大范围内有效聚集、配置、流动,全面打破各种形式的体制机制障碍和市场分割,进一步促进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

营商环境是激发企业活力的条件。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活动的主体、技术创新的重要源泉,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地位显著、作用独特、潜力巨大。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各种隐性和显性制度性交易成本,可以为增强企业发展动力、激发企业发展活力创造更好条件,让企业更有信心、更有意愿去开展经济活动,以真正形成“国有企业敢闯、民营企业敢干、外国企业敢投”的良性政策与制度环境。

营商环境是发展产业的生态。政府行政服务水平、市场治理效能不断提升,意味着营商环境的不断优化。这更利于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让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充分助力企业按市场规则处理产业链关系、政商关系、社区关系、其他利益相关者关系,即构建良好的产业发展生态。

营商环境是政府治理现代化的观测点。政府是营商环境建设的关键性责任主体,应发挥主导作用。良好的营商环境是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表现。通过一系列优化营商环境的体制机制创新,深化“放管服”改革,提升政府的审批效率、监管能力和服务水平,有助于科学界定政府管理的边界,让政府有更多时间、精力管大局、管长远,将其余事务交给“有效市场”,以形成政府与市场分工合作的和谐营商环境。

实现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实质性降低

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实质性降低,是衡量营商环境真正优化的关键。政府作为营商环境主要的治理主体,应从创新驱动视角出发,深入研究市场需求,结合现代的数字化技术实现政务管理创新突破,有效简化审批流程,提高服务效率。只有实现企业成本降低、企业信心倍增、企业活力迸发、企业动力增强,营商环境优化才算是落到实处。

以体制机制改革为依托优化营商环境。涉企业务审批手续复杂、流程繁琐,是造成目前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高居不下的首要因素。聚焦目前存在的“体外循环”“隐形审批”等审批流程的痛点、难点问题,以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改革作为深化“放管服”改革、改善营商环境的“牛鼻子”,突出“全覆盖”“全流程”管理,减少无效干预,精简办事流程,缩短办事时限,提高办事效率,减少企业的时间成本和办事成本,优化企业发展环境。

以助企惠民为承载“实化”营商环境。营商环境的建设是为给市场主体创造优质的外部发展软环境,因此,服务企业的政府措施应落到实处。应积极落实减税退税、融资支持、创新激励、排忧解困等政策措施,催生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和创新创业活动。只有以企业实际发展需要为立足点与出发点,努力为企业创造公平、稳定、开放、可预期的“软环境”,打通助企惠民、纾困解难等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对企业进行帮扶与引导,让企业充分享受政策红利,才能说营商环境建设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

以亲清政商关系为桥梁“净化”营商环境。营商环境的建设需要政府与市场、企业、企业家等多主体构建有效的合作机制才能完成,而政商关系“亲清”互通,是实现这一合作机制的先决条件。健康良好的政商关系代表着政府与企业、企业家之间的交往应该是即亲密无间又激浊扬清,既亲而有度又清而有为,做到政府与市场的“可为”“不为”边界有效规范,实现有为政府与有效市场的有机统一。一方面,大力弘扬敢于创新的企业家精神,为企业家展开创新创业、真正做到“敢闯”“敢干”“敢投”营造积极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拓宽企业与政府之间、企业家之间交流沟通的桥梁,积极对接企业、企业家,以企业发展难点痛点为导向不断优化完善企业服务内容、创新企业服务模式,为企业成长与发展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

以流程再造为切入点细化营商环境。营商环境是一系列政策制度的集合体。如果只停留在原则上总体上,遇到具体问题要多部门层面反复研究、请求,甚至相互推诿、扯皮,则说明营商环境不好。因此,要在“原则”“总体”框架的引导下,“细化”营商环境。要做实“一个窗口”“一网通办”“一事联办”,打通助企惠民、纾困解难等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可按照以下思路“细化”营商环境:“经办事务(任务)流程化—节点化—部门化—制度体系化—指标化—考核化。”这条思路的基本含义是,营商环境要细化到流程、节点,形成公开透明的规范性制度文件,并且要可考核,即应定期考核各地区、各部门的营商环境。可以吸收社会力量编制、并定期向社会公开发布湖北全省“营商环境指数”、“各市县营商环境指数”、“分行业营商环境指数”。这样的指数一方面可用于考核,另一方面也是向社会发布营商环境的变化趋势,解决企业“敢闯、敢干、敢投”的心理预期问题。

以现代技术手段为支撑优化营商环境。这是指充分利用先进的数字化技术,实现数据要素、信息资源的流通共享,保证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高效、便捷,推进政务服务标准化、规范化、便利化,提高政府服务效率。其次,政府数字化转型是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的关键驱动力,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赋能营商环境优化,开发实用的数字化应用场景,为审批环节做“减法”,以数字化实现营商环境优化的创新突破。第三,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构建“申请—审批—执行”全链条闭环循环体系。这既可快速便捷公开公正,还可做到相关数据、资料的可追溯、可监控、可复核、不可篡改,为“亲清”政商关系的形成与持久运行创造制度条件。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22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ICP备案号: 鄂ICP备17003595号-1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